山东淄博市临淄区5毛份子钱带来好村风

    前不久,山东淄博市临淄区南太合村村民刘飞新婚大喜。翻开他的结婚礼金簿,记者发现邻里乡亲随的份子钱都是5角。“也有随100、200块的,俺就留下5毛,把剩余的钱找给他们,钱给多了,反而觉得生分了。咱不能坏了老辈子定的规矩。”刘飞的母亲刘桂美说。


    时下,不少人不堪忍受沉重的人情负担,把亲朋好友的鲜红请帖戏称为“红色罚款单”,但在有着900人的南太合村,村民对红白喜事随礼只随5毛钱。这个坚持了30多年的“老规矩”,为南太合村村民减了负。


    1984年,时任南太合村支部书记的路宏源定下一个不成文的规矩,办红白喜事村民一律给5毛钱礼金。曾有一两名村民将礼金涨到2元,但事后遭到异议,就再没有人破坏规矩。如今,5毛钱的礼金成了全村人最大的骄傲。


    在村民李芳美看来,感情不是用钱买来的,5毛钱的礼金让大家都轻松,“关键是消除了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攀比心理,还节省了家庭开支”。


    30多年来,南太合村一直坚持简办红白事。“村里每年的红白喜事有15个到20个,照着老规矩简办,一年至少能省下20万元至30万元。”南太合村红白理事会成员路荣发告诉记者。


    “辛店街道东夏社区的曹军给儿子在社区小食堂摆婚宴,自带食材,才花了2000多元,照样风风光光、热热闹闹。”路荣发说。现在,红白喜事简办的新风已走出南太合村,在潜移默化中改变着整个临淄区群众的观念。


    从去年起,临淄区推广“农村移风易俗工程”,全区12个镇、465个行政村全部成立红白理事会。这一举措,旨在让全区红白喜事按一个标准操办,刹住农村随大礼的歪风,为群众减负,推动养成重情轻礼、纯洁交往的良好民风。


    标准有了,但如何实施?谁来监督?解决不了这个问题,再好的标准也不过是一纸空文。“红白理事会是个称心的‘大管家’,都是义务帮忙,红公事简办,白公事一律按统一的章程办。以前一场喜宴起码花费两三万元,现在几千元就行;经村里红白理事会办理的丧事,每例平均花费1100元至1200元,比传统殡葬节省1万多元。而且事情都交由红白理事会办,我们也省心、省时、省钱。”村民张恕林说,各村红白理事由村民民主推荐产生,由村里德高望重、善于协调沟通的村民担任。临淄区还出台奖补政策,对按规定简办丧事的村,每年给予一定补贴。


    “与其大操大办葬礼,不如在老人生前好好尽孝。以前,比的是谁办丧事排场大,现在,都比谁每月给老人的生活费多。村里再也没有出现因巨额丧葬费用分担不均闹矛盾的现象,也没有发生一起因不孝引起的纠纷。现在,节假日期间,提着大包小包回家看老人的越来越多了。”谈到新民风,西关村红白理事会成员谢大杰一脸喜悦。


    今年2月,临淄区表彰了10位道德模范和120名“身边好人”代表,其中就有齐陵街道杨西村的孝老爱亲道德模范李世亮。6年前,他的母亲患重度老年痴呆,完全失去自理能力。他用细致耐心的照顾,让母亲安享晚年。在临淄,众多像李世亮一样的普通人成为好人“明星”。


    目前,临淄已经评出区级身边好人2000名,村级身边好人11.7万人。由170余名优秀团干部、青年志愿者和1200名返乡大学生组建的志愿宣讲队伍,还将身边好人的事迹整理成通俗易懂的小故事,在村居、机关、学校等巡回宣讲,覆盖受众38万余人,临淄也成了山东首批乡村文明行动示范区。(经济日报记者 王金虎 通讯员 张 霞)